期刊选读

首页 >> 备考资讯 >> 期刊选读
【半月谈】肖向平:追风筝的人
发布日期:2013-10-06        浏览次数:1026

 

前段时间看了卡勒德·胡赛尼写的《追风筝的人》一书,我非常喜欢。书的结尾这样写道:“我会张开双臂迎接它。因为每逢春天到来,它总是每次融化一片雪花;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正是第一片雪花的融化。我追,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跑,但我不在乎。我追,风拂过我的脸庞,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我追。”

合上书,我觉得自己俨然就是那个追风筝的大顽童,一个不折不扣的追梦人。

我生在江西一个平凡人家,小时候野惯了。在家里我是个逆反孩童,在学校我是个不甚读书的学童。我喜欢做梦,梦想着自己进入一所艺术学校,发展成为光彩耀眼的明星,这样我就可以引起大家的关注。

为了改变成长环境,我在青春叛逆期选择了离家出走。留下一封诀别书,偷偷拿走家里好几百块钱,独自南下广州。因为有梦,所以敢行。首次出远门,途中胃酸很厉害,呕吐至胃出血。在广州闯荡的日子,让我知道了在外面的花花世界,没有一技之长,简直寸步难行。在即将挥霍一空的时候,我断然买了回程的车票,叛逆期随之结束。

尽管又逃回故乡,但年少的我不轻言放弃,追梦的脚步没有停下来。命运似乎捉弄我,三次中考(艺术类)落榜让我心灰意冷。正要考虑放弃的时候,当地一位文化馆的领导给了我某市采茶剧团招学员的信息,我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去试试,却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

人的梦想是没有止境的,正如人的欲求一样。环境的不同会给你的人生带来不同的变化。为了更高的艺术追求,我开始备战高考。命运还是执意要跟我这样执著的人过不去,三次高考(艺术类)又接连失利,让我的人生再次跌落谷底,彻底把我打“趴下”了。再回首,发现我的“青春”已经不在。

我还能靠什么来拼搏呢?我东去上海,愤然做起流浪歌手的职业,人生好像一下子失去了航向。我过着“海漂”的生活,居无定所,靠唱歌谋生,一天要赶好几个场。一开始没有底薪,收入靠客人的点歌提成。在这个圈子呆长了,有了一些朋友,开始在一些高档酒吧主唱。

突然某一天,在老乡的带领下看了场昆曲,直到现在还没想起当天看了啥戏,只记得当时完全被岳美缇老师的风采所迷倒。看完戏后,内心激动不已。我执意要去后台看看,也许这就是缘分吧,后台的一见就成为我这一生的转折点。

岳美缇老师看见我时眼睛一亮,指点我说:“你这形象,应该是块唱小生的材料。不过,你没有基础,还是先去报考上海戏剧学院吧。”

在岳老师的帮助下,我顺利进入到学校插班,进修了差不多半学期。 这一年(2002年)也是全国高考放宽年龄的一年,我如愿以偿,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成为首届戏曲专业的本科生。那一年我28岁。

天地重开百花蕊,江湖不老少年心。28岁上大学,对我来说真的是极好的机遇,又是极大的挑战。上海戏剧学院的4年,我有幸得到很多戏剧名师的指点,常怀感恩之心。在梨园行,主教老师都会为学生把场,教学又育人,不光要传艺,还要传德,与舞台内外相关的一切,都是需要延续下去的,如香火、如基因。

戏曲演员大都是从几岁、十几岁就练童子功,而我的基本功完全是半路出家逼出来的。一位教戏的老师批评人特别“语重”,有一次数落我,像我这样“好面子”的人感到实在丢人丢到家了,就在大庭广众下失声痛哭起来(此情景到今天历历在目)。师兄、师弟都非常优秀,我只有发奋努力,比别人加倍付出。

追逐梦想,靠机遇,更要靠付出,一个懂得付出的人,一定也懂得收获。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我来到昆曲的发源地——苏州,没有选择进剧团,而选择了进苏州昆曲博物馆。因为那里有相当高级的舞台和丰富的昆曲珍藏,可以给我提供充足的演出实践和再学习的机会。在苏州打拼的5年,是我离昆曲最近的时候。每周一场演出,不演出时就在博物馆里练声、学戏、看书,过着一种宁静绝尘的生活,节奏和气息一如昆曲,而没有了以往当酒吧歌手的躁动。

昆曲确实是给那些耐得住寂寞的人来把玩和研究的,台上的尺寸需要演员舞台下面十年如一日的磨炼,来不得半点心浮气躁。在昆曲博物馆里,每一次演出安排,我们都用心去创意。从刚开始台下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到后来络绎不绝,从开始大家都认为是草台班到后来大院团也抢占这块昆曲演出阵地,从苏州日常演出到走向香港演出,这个过程整整用了5年。

苏州是我的福地,我热爱这个美丽古城。在这里我演得较多的剧目是《玉簪记》,这是岳美缇老师倾囊相授出来的。当时缺旦角,只好请来学过舞蹈的妹妹和我演对手戏。《玉簪记》在苏州的大学首演,接着被邀请去香港演出。

香港的观众很好奇,想不到昆曲博物馆可以带来剧团的演出阵容,呈现出活态博物馆的理念。馆里开始重视此戏,安排我们参演2009年第四届全国昆曲艺术节。最终,我拿下十佳优秀青年演员奖,这是我人生当中第一个重要奖项。

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当你时刻都准备着的时候,就不是你去找机会了,而是机会来找你了。来到北京不是偶然,似乎是必然的。可能由于我在上海4年的科班学习,加上苏州5年的演出实践,我被北方昆曲剧院看中,成为该院小生演员。新的城市,新的环境,有了更广阔的舞台。在首都,我除了演传统折子戏,还主演了摘锦版《西厢记》、新编历史剧《李香君》等,受到了各方的好评。

流光似箭,白驹过隙,一晃已近不惑之年。我感到自己多年积淀的艺术养分在慢慢发酵,发挥功效。我更强烈感到,多年追逐的梦想离自己越来越近。我也猛然明白:生活中有许多无辜和无奈,关键是看自己的心态。当命运把你逼到角落时,绝望处往往又蕴含希望,“危”与“机”并存。最能考验你的是,在遭到一千次不如意、受到一百次不公平的对待后,依然在默默无语中坚守着真诚与善良,在沉淀觉悟中坚守着梦想与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