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选读

首页 >> 备考资讯 >> 期刊选读
【半月谈】涉农补贴资金怎成个别干部“自留地”
发布日期:2013-10-06        浏览次数:1435

涉农惠民领域资金涉及的环节多,单靠一人很难作案,因此往往窝串案较多。法律意识淡薄、制度不健全、监管缺位等原因是涉农职务犯罪多发的主要原因

近年来,我国对三农领域的优惠和扶持力度不断加大,出台了一系列支农强农惠农政策,加大对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土地征用移民安置补偿等三农领域的资金投入。与此同时,由于涉及范围广,资金流量大,监管难度大,涉农领域成为诱发职务犯罪的温床。

“随着国家对三农方面投入资金力度的加大,一些农村基层组织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侵吞涉农资金的案件屡屡呈高发态势。”记者近日在安徽省泾县走访时了解到,仅今年上半年,泾县人民检察院查办的涉农惠民领域职务犯罪涉案人员占立案总人数的80%。

“查处的涉农职务犯罪侵害对象涉及的领域主要有涉农补贴、农村项目工程建设、美好乡村建设、生态环境领域、政策性农业保险等领域。”泾县人民检察院的办案人员认为,加强对涉农惠民政策性资金的监管力度已迫在眉睫。

从主体身份来分析,农村基层组织工作人员所占比重较大,并且往往由村支书、村主任、报账员等集体作案

窝案较多。

这是泾县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在处理多起涉农职务犯罪后,对于该领域案件的“第一印象”。

“涉农惠民领域资金涉及的环节多,单靠一人很难作案,因此往往窝串案较多。”泾县检察院反贪部门的检察官向记者介绍说,例如泾县蔡村镇某村干部赵明等4人在任职期间,利用协助政府管理公共事务的便利,采取虚报冒领、侵吞等手段,单独或与他人合伙侵吞国家扶贫、公益等项目资金2.5万元。

其间,时任村支部副书记的李平以一年下来工作比较辛苦为名,提议截留部分村民危房改造款作为村两委干部补助予以发放,其他村干部均表示同意。商定之后,上述4名村干部将侵吞村民危房改造款予以均分,用于个人支出。另查出,该4人还挪用村民危房改造款9.1万元用于吃喝招待。

而这种以“辛苦回报”为借口发生的涉农职务犯罪并不鲜见。据介绍,2010年至2012年,泾县云岭镇某村实施了美好乡村建设、环境整治等项目工程,在工程实施过程中,有人提出“我们几个人一年到头下来都很辛苦,能否从项目中套些钱,再以误工补贴的名义,逐年发放给村两委成员”,这一提议得到其他两名村干部的积极响应。

于是,该村村干部古山等3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实施项目过程中,采取账外列支、私分项目款的手段,侵吞项目资金30余万元,用于在节日前以误工补助的名义发放给村干部。

泾县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向记者分析说,从主体身份来分析,农村基层组织工作人员所占比重较大,并且往往由村支书、村主任、报账员等集体作案,“前面提到的赵明等4人贪污案,涉案人员包含村支部书记、村支部副书记、村委会主任、报账员,面对国家项目资金带来的‘盛宴’,所有村干部无一缺席”。

上述检察官分析认为,农村的村级事务权很多都集中在村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等人手中,过度集中的权力使得有贪腐欲念的人作案时无所顾忌。在泾县检察院查处的另一起村官挪用公款案中,涉案的村委会主任葛杰只有小学文化,受文化教育程度的局限,法制观念非常淡薄,并且作风不民主,喜欢搞“一言堂”,遇到事情先拍板,后和其他两委班子成员通气,其他班子成员即使知道其违法乱纪,也敢怒不敢言,致使其在工作中处于无人敢监管的状态。后葛杰擅自将村退耕还林补助资金27500元挪用,用于个人购买山场的营利活动,被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五个月。

此外,在涉农领域职务犯罪中,贪腐人员多采取蚂蚁搬家式手段作案。

“如查处的泾县云岭镇某村干部古山等3人贪污案,古山等人在每一笔涉农项目资金到账后,在用作工程建设的同时,从未忘记将给村两委成员的‘福利’预留好,时间一长,数额也直线上升。”泾县检察院的检察官介绍说,泾县某镇财政所长程强则将其掌管的财政资金视作“势力范围”,凡是需要向其申报涉农项目,很多工程均要“雁过拔毛”来“巧取”。

2008年年底,黄村镇某村主任倪光云找到程强,希望财政所能帮助解决该村经费紧张的问题,程强答应帮忙,但是要求有所“表示”,倪心领神会。资金争取到以后,倪光云于2008年12月底和2009年3月先后两次支付程强4000元、3626元好处费,程强将此两笔合计7626元收下后占为己有。经查,程强采用蚂蚁搬家的方式贪污、受贿累计金额达9万余元,并且涉及的作案领域众多,包含政策性农业税返还、农村项目工程建设、征地拆迁等。

在泾县农机局农技推广站原站长周平贪腐案件中,周平手中掌握的办理购买农机补贴的指标,成了农机经销商重点“公关”对象。经不起形形色色的农机经销商“好处费”、“辛苦费”的诱惑,周平从一开始几千元到后来上万元的贿金都一一笑纳,为农机经销商办理购机补贴、销售推广农机提供便利。

村级收入中很多都为国家下拨的涉农补贴资金,这些资金成了个别村干部乃至村里“一把手”的“自留地”

在泾县检察院的一线检察官看来,法律意识淡薄、制度不健全、监管缺位等原因是涉农职务犯罪多发的主要原因。

“有一名村主任案后对讯问检察官表示,‘我们分这些钱时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做是违纪的,但没有意识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起初只是觉得大家一年下来工作都很辛苦,从项目里面拿一些钱发给大家,提高大家的工作积极性。现在通过你们的法制教育我明白了,这种行为是触犯刑法的行为’。还有一名涉案的财政所长竟声称,项目资金是套取了,但均用于公事,办案检察官追问其用在哪些公事上面,其又哑口无言。”

上述检察官向记者分析说,更加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近年来,各级政府对农村基层组织的财务制度作了一系列规定,农村基层组织也按照规定相继实施了村务公开、村账镇管、成立村财务监督委员会等措施,但这些制度囿于部分村干部文化水平低、财务知识缺乏等原因,没有得到有效的执行。

“有些村干部对财务制度置若罔闻,财务管理极不规范、财务审批流于形式,村里的收入、支出不按规定建账,私设账外账情形突出。村级收入中很多都为国家下拨的涉农补贴资金,这些资金成了村干部乃至村里‘一把手’的‘自留地’,村干部自批自支,导致大量国家涉农补贴没有发放到有需要的农民手中,影响了国家支农惠农政策的执行力度。”

据泾县的办案检察官介绍,个别乡镇对村官干部管理、财务管理等重要环节监管不力,让村干部心存侥幸,也是诱发涉农职务犯罪的重要原因。尤其是对涉及到农民的补贴资金的管理,有关单位根据村、镇上报的名单下发补贴资金后,并没有对该款项的使用、分配进行跟踪,监督机制形同虚设,给别有用心之人留下了可乘之机。

“涉农惠民领域贪污犯罪与财务活动密不可分,而混乱的财务制度是滋生贪污犯罪的温床。因此,建立健全财务制度是关键。”上述检察官建议,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农村基层组织实行村务公开制度,村委会应当定期将财务收支情况、各种救济款、扶贫款等涉农补贴的申请、发放张榜公布,接受村民的监督。在这方面,乡镇政府和有关部门应该加大监督核查力度,确保村务公开能够真正得到执行。

此外,泾县检察院的检察官在办案过程中发现,个别村干部在当选为村干部之前社会评价不高,甚至为社会闲杂人员。为了谋取更大的经济利益,参与选举的此类人员不惜采取利诱、恐吓手段当选。一旦权在手,就把利来谋,补偿自己为当选付出的“投资”,同时还要“盈利”,不惜采取种种非法手段将涉农资金中饱私囊,以身试法。

对此,泾县检察院反贪部门的办案人员认为,乡镇基层党委政府要严把入口,严格执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在村委会选举过程中,要强化监督,本着公正、公开、公平的原则,向社会及时公布选举结果,对选举过程中出现的暴力拉票、金钱贿选等违法乱纪行为,要依法严厉打击。在村干部履职过程中,乡镇党委政府要定期对其诫免谈话,述职述廉和经济责任审计,加强对其全程管理,通过定期召开村民大会,将村里近期的重大决策向村民公布,听取村民意见和建议,接受村民监督(记者 赵丽,通讯员 查富宏;注:文中涉案人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