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选读

首页 >> 备考资讯 >> 期刊选读
【半月谈】志愿者:用爱写梦
发布日期:2013-10-06        浏览次数:1519

 

编者按 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为名、不为利,始终如一、脚踏实地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他们就是志愿者。志愿服务已成为很多人的生活方式,他们将爱心、责任投入到每一项平凡细微的社会服务之中。让我们走进他们,聆听他们的梦想。

把应急救援知识写进教科书

北京星光志愿者救援队是全国屈指可数的专门从事应急救援志愿服务的志愿者组织。我本人就是星光救援队的创办者,前往灾区一线救人只是我志愿工作的一部分,我的“中国梦”是通过开展日常的应急救援教育,真正帮助老百姓学会应急急救知识,有备无患。

我们的救援队成立于2010年,如今已经有600多个成员,分为通讯组、车辆保障组、应急分队等,在工作方式上也日趋专业化。

四川雅安地震当天我们就与北京志愿者联合会一道乘飞机前往灾区了,在灾区我们主要是帮助当地政府运送物资。近年来,我参加了国内几乎所有的重大灾害救援,不少遇险者还直接给我们救援队打电话请求救援。

我最大的梦想,就是把应急救援知识写进教科书。在日本交流时,我深深惊叹于避险应急知识在他们普通民众中的普及,在这方面我们还有不小的差距。

我一个36岁的朋友,事业很成功。有一天,中午我们还打电话说等他出差回来后聚会,不料下午他就突发心梗去世了。他晕倒以后,身边同事还以为他是低血糖,急忙往他嘴里塞了一些巧克力。后来医生赶到急救时需要给他喂食硝酸甘油,但因为他的食管被巧克力堵住,硝酸甘油怎么都灌不进去。本来完全可以救过来的一条生命,就因为身边的人不懂紧急救护而消失了。

从我们救援队的发展来看,我们是幸运的,我们申请到了北京市政府的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可以在北京多个社区开展应急救援知识普及和教育活动,在大学、社区广泛开展应急避险讲座。

从事志愿活动这么多年,我感觉公众参与志愿活动的热情越来越高,如今,我们的工作又得到了政府的认可,干劲儿更足了。今后,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让更多人了解应急救援知识,学会第一时间救人、助人的技能。

(周京杰讲述,本刊记者赵琬微记录整理)

让青少年远离毒品危害

我今年74岁,退休前是安徽省淮南市一名中学高级教师,现在是一名禁毒志愿者。

在教书育人的数十年生涯中,我送走了一届又一届毕业生,他们到祖国的四面八方去发光发热。退休后,我见毒品严重危害人民健康,尤其是毒害了一些青少年,于是开始了退休后的新生活,成为一名禁毒志愿者,至今已有14年。

为了教育吸毒者,挽救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我收集了大量与毒品和禁毒教育有关的材料,先是与人合作,编写了一本图文并茂的《远离毒品——青少年禁毒教育读本》,之后还把书中的禁毒教育漫画摘出来,编印成扑克牌大量赠送以扩大传播范围。

看到效果后,我又马不停蹄继续收集材料,编写了大量有关禁毒的文艺作品,包括诗歌、苏州评弹、山东快板、天津大鼓、相声、小品、三句半、戏剧等。这些作品都提供给相关单位,供他们演出宣传用,希望以大家喜闻乐见的方式提升禁毒宣传效果。

除了编写禁毒宣传作品,我还经常到机关、学校、乡镇、街道、企业进行禁毒教育宣传。在这个过程中我获得了许多机构和热心人的帮助,有的单位还免费帮我复印禁毒教育三字经,寄往全国各地,让更多人了解了毒品的危害。

我还经常去社区和吸毒人员谈心,勉励他们下定决心,把毒戒掉,重新做人。

十余年来,为宣传禁毒我几乎跑遍了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还利用一切出远门如到上海、南京、合肥等地的机会,像播种机一样,一路散发我编写的禁毒教育材料和有关资料。已是古稀老人的我,仍然有梦想,我的“中国梦”就是在未来的日子里能继续不断努力,做好我能做的事,帮助更多青少年远离毒品。

(张玉奎讲述,本刊记者张紫赟记录整理)

从伐木工到河湖卫士

我是北京“自然大学”环保组织的发起人之一,退休前是黑龙江小兴安岭的林业职工。自2007年3月17日在北京参加第一次“乐水行”活动至今,我已“走水”6年。

第一次参加“乐水行”活动是走亮马河。活动中我看到由于人类的活动,河湖污染不轻,非常痛心。于是,我决定坚持“走河”,记录北京河湖水质变化。

我印象最深的环保行动是从去年9月至今年3月的清河污水直排调查。2012年9月中旬,我带着志愿者来到清河时,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惊呆了。在不到2.5公里的清河两岸有8个污水口向河里疯狂地直排污水,污水夹杂着生活垃圾,泛着黄白的泡沫直冲入河,把河底沉积的腐臭的淤泥荡起,散发出刺鼻的恶臭。晚上,蚊蝇一团团在行人的头上盘旋,附近的居民对清河污染意见很大。我决定持续关注清河。

此后,我每天沿着清河岸边查看污水直排情况。晚上回到家,我就把当天拍摄的清河直排污水的照片发到微博上。我以前连电脑都不太会用,就是因为清河的事我学会用微博了。

在我家,每个专门装水样的瓶身上都有一个贴纸,上面记录着取样的时间、取水口。周末时,我会把采集的一瓶瓶水样送到“自然大学”,由专业人员进行水质检测。

清河污水直排的现象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我们的行动也引起北京市水务部门的关注,他们还邀请我们环保志愿者去座谈,听我们谈调查的情况,征求对于污水治理的意见建议。

6年来,我们的足迹遍布北京大大小小几十条河流,3万余人次的环保志愿者参与其中。此外,从2009年5月23日开始,“乐水行公众环保课堂”每月举办两次,倡导水环境保护。从2009年开始,每年世界水日我们都会举行全国“乐水行”活动,2012年的主题是“拍摄中国排污口”,2013年的主题是“我和污水有个约会”。我的“中国梦”是我们拥有更清的河水,更美的北京。

(张祥讲述,本刊记者关桂峰记录整理)

助学西部儿童

我是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一名工程师,也是长期关注西部儿童教育的一名志愿者。

十几年前,我只是个纯粹的“背包客”,闲暇时喜欢去旅行、拍照。在西藏游玩的时候,淳朴的藏族同胞经常不计报酬地让我搭车,或是无偿地为我提供温暖的住处,这种无私的爱心深深打动了我。

在拉萨时,我偶遇一对姐妹,姐姐叫卓玛草,妹妹叫拉毛草,父亲在几年前去世了,她们和母亲一起生活。由于生活很贫困,姐姐把唯一的上学机会让给了妹妹。看着懂事的卓玛草,我觉得很心酸,虽然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院职工,但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要尽可能资助这对姐妹。

回到家乡,和很多同事朋友说起这件事,大家都希望能够为卓玛草姐妹这样的西部儿童做点什么,但却不知道到哪里找到更多孩子的信息。我想了想,决定把业余时间充分利用起来,叫上想做志愿服务的朋友,专门去青藏高原农牧区找需要帮助的孩子,然后通过互联网公布出来,找寻爱心人士的资助。

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聚在一起,2005年,格桑花西部助学网站正式上线。

然而,由于西部交通相对落后,通讯也不发达,民族文化背景不同,专职人员少工作量大等原因,网站创立之初运作可谓困难重重。但随着越来越多专业人士加入成为志愿者,“格桑花”日渐发展壮大。

自2005年格桑花西部助学网成立至2013年2月,我们总共为西部少年儿童教育募集了6000余万元,帮助了近20万名青少年。

在年复一年走访贫困藏区和帮助孩子们的过程中,自己也得到了锻炼,学到很多东西。未来,只要有需要帮助的孩子,我们的脚步就不会停下来。

如今,我资助的女孩卓玛草已经上大学了。她说,自己长大后要专职去做公益事业,帮助更多人,我感到很欣慰。希望自己种下的格桑花种子,将来在青藏高原开出更多娇艳的花朵,这就是我的“中国梦”。

(洪波讲述,本刊记者张紫赟记录整理)

让志愿精神感染更多的人

作为遵义市义工协会会长和一名“老志愿者”,我的“中国梦”是带领协会的志愿者做好公益活动,为农民工子女、残疾人子女、留守儿童、问题青少年等提供更多帮助,与此同时动员社会力量,让志愿精神感染更多的人。

小时候因家庭贫困,初二我就辍学了,在老师的帮助下,才得以重新返回校园继续学业。我的经历让我愿意帮助更多贫困的孩子,参加工作后,我就用工资资助一些贫困孩子上学读书。26年来,我先后资助60多名贫困学生,累计捐款30余万元。

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我以志愿者身份将市民捐赠的爱心物资组织送往四川灾区,当看到灾区需要大量的帮助时,我感到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太微弱了,必须带动更多人加入志愿者组织,这也改变了我以往“低调做公益”的想法。

为关爱和帮助更多的人, 2009年已是遵义烟厂中层干部的我,毅然辞去工作,专职从事公益事业。之后我和朋友们成立了遵义市义工协会,面向社会吸纳了更多会员,为遵义各类应急援助、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自然灾害等提供志愿服务。现在,我们每年开展200多次各类志愿活动。

遵义市义工协会是一家民间组织,我们组织不同类型的专业化义工志愿服务,探索更加丰富多彩、不拘一格的活动形式,让志愿者可以就近参与,天天可为、时时可为、处处可为。

我希望通过遵义市义工协会这个平台,让更多人加入到志愿服务的行动中来,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及时得到帮助。

(卓先顺讲述,本刊记者闫起磊记录整理)